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企业文化 >

企业文化

喜马拉雅卫士的家国情怀——记默默坚守在西藏

发表时间:2021-10-22

  高寒、缺氧、紫外线辐射……在青藏高原上,西藏公安边防总队的数千名官兵不畏风霜雪雨,以家庭、健康甚至生命为代价,默默地守卫着长达4000多公里的边境线。他们,在孤独中诠释着忠诚含义,在坚忍中演绎着家国情怀。

  青藏高原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,漫长的边防线人迹罕至,对于官兵们来说,最缺的不是孤独,而是爱情。

  “我有矗立雪域的豪情万丈,有眷恋伊人的侠骨柔情,却没有耳鬓厮磨的情话,没有非你不娶的承诺,只因我是一名驻守在祖国边防线上的军人……”这是某边防支队士官赵铠的心灵独白。

  26岁的他近日与相处了两年半的女友黯然分手,原因是长久的分离让彼此感到越来越不合拍。

  某边防派出所海拔近5000米,因工作业绩突出曾受到国家表彰,一些边防官兵为此曾收到不少女孩子表达爱意的信件。一位外地女孩孤身前来探访,她坐飞机到拉萨后,听说还要坐3天的汽车,翻过多座大山,才能抵达目的地,立即决定打道回府。

  日喀则地区萨嘎边防大队大队长战堆说,由于没有网络信号、手机信号不好、休假不能保证,边防官兵们的婚恋成为令人头疼的难题。

  面对无处寄放的爱情,官兵们选择了坚强面对。“我把对你的爱和相思深埋心底,夜深站岗时,伴着皓月和繁星,才悄悄地把它拿出来晾晒……”一位“80后”士官在日记中写道,“同龄人共邀花前月下,我却在边防线上历经风吹雨打,但我不后悔,因为我与战友们一起在 世界屋脊 上用身与心诠释了 忠诚 的含义,用血与汗筑起了一道闪光的 热血长城 。”

  家是什么?拉孜加久工作站的士官扎西顿珠形容说:“家,是妈妈熬的酥油茶的香味。”

  他告诉记者,他家在拉萨,当兵3年没回过一次家,“我很想家,恨不得马上就回去。可是,边防需要我,我不能离开”。

  有家难回的,何止扎西顿珠一人。今年2月,日喀则地区边防支队干事敬欢的妻子临产。请不下假的敬欢着急了,因为当初婚礼就是妻子一个人筹备的,他只是“出席”了现场。

  2月20日,敬欢收到“母子平安”短信,顿时泪流满面。每天睡觉前,敬欢都要拿出手机欣赏儿子的照片,在屏幕上亲吻他的脸蛋,抚摸他的小手,幻想着能亲手抱抱他。

  5月20日,他儿子百天纪念日。敬欢在无人区工作,等回到有信号的地方,才给妻子打了电话。他妻子真生气了,说:“儿子出生时,你不在身边;儿子百天时,你连个电话都没有……”

  听着喋喋不休的抱怨,敬欢的心在滴血,他告诫自己:“现在欠你们的,今后我一定加倍偿还!”

  有些亏欠是无法弥补的。日喀则地区定日边防大队政委王绍荣说起5年前父亲的离世,泪光闪动。父亲病重的消息传来,他坐汽车、倒飞机,经亚东、日喀则、拉萨,转重庆、昆明、大理,在第四天凌晨两点终于赶回家中时,却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。“父亲没享过一天福,可我再也没机会回报了。”王绍荣哽咽着说。

  当一茬又一茬的边防官兵在“世界屋脊”上默默坚守时,不能忘记他们家属的无私奉献。

  高原上的兵都知道,早晨,寒气逼人,棉袄不能离身;中午,艳阳炙烤,脸和手臂会晒黑、脱皮;下午,大风从山口吹过来,伴着尖利的号叫,一路卷起沙石,会吹迷眼睛。

  高原上的兵还知道,在海拔4500米以上的地方,天上无鸟飞,地上不长树,猪也养不活。一位士官终于有机会走下高原,他看到了树,竟抱着大树痛哭失声。

  环境如此恶劣,广大边防官兵却乐观面对。他们在各自的岗位上,默默地践行着军人的核心价值观,用实际行动筑起了一座堪与珠穆朗玛峰媲美的精神丰碑。

  被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授予“钢铁运输大队”称号的西藏公安边防总队后勤运输大队,负责为边防部队运送油料等物资。官兵们每年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在“生命禁区”中穿行,几乎所有人都遭遇过饥寒交迫、山体滑坡等死亡威胁。

  有一年冬天,大队驾驶员载着一批为阿里专门配发的防寒物资出发了。拉萨与阿里地区狮泉河镇相距1800余公里,路况极差。行驶到第七天,1号车陷进雪坑。由于车子太重,无法从雪坑中冲出来,大家不得不把晚上御寒的棉被拿出来,垫在车轮底下抢险。为确保其他车辆行车安全,大队长要求每辆车由一个人开,另一个人在车前一边走一边铺棉被,保证车辆顺利通过。这段10多公里的路,竟走了8个多小时。

  被子全湿了,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寒夜里,官兵们谁也没动车上装载的防寒服,而是嚼着干辣椒,轮流讲述各自的故事,坐等天明。

  20天后,物资顺利运抵阿里地区边防支队,支队政委激动地说:“你们真是雪中送炭啊!”

  军营生活不像屏幕上看到的那样多彩和潇洒,但给大家提供了成长的舞台。“80后”士官黎勇说,站岗、训练、学习……在平淡和重复中,一种从未有过的情感正在他的心底慢慢地萌芽、生长,让他在每一次精疲力竭的时候,都强烈地感受到:“祖国的大门就在眼前,我正在为祖国而战斗!”